您好,欢迎来到中国汽修汽配行业电商 !会员登录|立即注册 设为首页|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案例 » 市场分析 » 正文

米各庄汽配城“变废为宝” 河间汽配市场调查报告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03-06  浏览次数:12
核心提示:汽配翻新产业为什么能在河间发展起来?20余年的发展史中,谁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?这连当地人都很难说清。 C是河间有十余年工龄的
 汽配翻新产业为什么能在河间发展起来?20余年的发展史中,谁是第一个“吃螃蟹”的人?这连当地人都很难说清。

    C是河间有十余年工龄的一名老汽配工人了,按他的说法,河间汽配翻新发端于多年前从部队退役的一名汽车修理工人,“在修车过程中发现汽配翻新利润巨大”,遂从翻新汽车化油器开始一发而不可收,“变废为宝”犹如神话中点石成金的金手指,财富的魔力渐渐带动起一方市场。

    从早期的“化油器时代”进化到汽车配件“一条龙”时代,用了不到10年。C分析,有着完整的产业链是河间汽配市场迅速开花结果的原因,而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进入门槛低,形成了规模。

    “有个四五万元就能开个小厂,”C说,“花2万元买台平衡机;再有2万元买来旧货,基本就搞定了……”

    当然,这种规模只能称为“家庭作坊式”。但不管规模大小,只要生产翻新件,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基本一致:旧件回收、车间加工、打标、包装、货运,构成了一个完整的体系循环。

    经此循环之后,原本报废的汽车配件即悄然“变脸”,华丽地焕发第二次生命。

    “一倒”与“二倒”

    早在1990年代末,C初中刚毕业就加入到了浩浩荡荡的汽配工人大军中。在当地,年轻人根本无需外出打工,“我们这儿工人一直紧缺,因为汽配厂家为了安全起见,从来就不招外地工人。”

    但当地工人流动性还是很大,“厂子之间互相挖角,哪家工厂效益好、工资高、活多,工人就往哪里流动。”C十几年间已记不清换了多少家工厂,总之整个汽配产业链他几乎均有所涉猎,除了“一倒”和“二倒”。

    “一倒”和“二倒”是对汽车旧件回收者的特定称谓。通常是两拨人,一拨人专门从废品收购站、拆车厂、大修厂等地按斤一揽子回收,收购价一般要比废铁的价钱每斤贵0.5元,“譬如废铁一元一斤,那他们收就是1.5元”,这类人在圈内被称为“一倒”;之后“一倒”把收上来的旧件再转手给“二倒”,这时他们不再按“斤”卖,而是不论好坏按“个”卖。以离合器为例,重汽的190元每个,红岩的170元每个,其他如插头器,半轴、转动轴、转向机等,价钱随配件、品牌的不同各有差别;最后“二倒”再把不同的旧件分类加价卖给“专业”的生产厂家。

    “一倒”与“二倒”在当地是颇受羡慕的职业,“一方面汽车旧件供不应求,”C说,“另一方面和工厂与客户之间不同的是,他们之间的交易是真金白银,不存在拖欠款问题。有些小厂就是因为压货给压垮了。”而“一倒”或“二倒”,则无此风险,且每年净赚六七万元很是轻松。而工人的工资很难达到此种高度,工人通常每月1000元到3000元不等,主要看技术水平高低和工作量大小。

    但羡慕归羡慕,并不是人人都可以干“一倒”和“二倒”。除了数万元的资金成本原因外,更重要的是要有“渠道”优势,废品也不是想收就能收上来的。

    据记者了解,这些年汽车旧件的行情一直看涨,不少工厂主反映,“收旧件越来越难了。”

    此种情况下,一些小的铸造厂也应运而生。但C说,很多小厂生产的零部件质量根本无法保证,有些甚至还不如旧件。

    车间“变脸”

    旧货运到生产厂家以后,就进入了最重要的加工环节。

    “加工”分两步走,拆旧件、翻新。拆卸旧货通常都被工厂主安排在比较隐蔽的场所。这是个又脏又累的活儿,一天下来工人们必定十指乌黑、满身油污,“指甲缝里的黑泥洗都洗不掉,老拆卸工大都手指粗糙、指关节粗大”。所以,虽然拆一件旧货可以得到一元多钱,“熟练工每天可以拆100多件”,但年轻人都不愿干这个,“拆卸旧货的往往都40岁以上,”C说。

    旧件拆卸完毕后,就该送往煮黑场“煮黑”了。煮黑的目的是模仿新件。同样以离合器为例,在煮黑场,工人先是用火碱水把旧离合器件上的油污洗掉,然后往配好的药里一蘸,拿出来就成了黑的,随后再把离合器盘底、盘盖拉到车床,车出新件特有的痕迹。C说,从这个环节开始就能体现工人的技术水平了。譬如那些白色的离合器盘盖则是直接拆了,由清理机的铁沙打磨,打成新件的白色;离合器爪子技术要求更高,必须由熟练工用角磨机打磨得和新的一样,然后放到防锈油里浸泡——整件没有喷漆的地方,这就叫纯新的。

    如果工人不慎出现了误操作,也同样有补救的办法:电焊焊补。实在不能焊补的,譬如转动轴,就只有把坏掉的部分切掉。当然,车床车过之后,型号就变了,因为切掉一段,如145型号就改成了小一些的142型号。当然,无论焊接、打磨得多么好,也不能做到天衣无缝。C说,只要是翻新的,“一上车,用上几次,烧过的痕迹就很快返上来,清晰可见。”

    接下来的最后两道工序是检测和找平衡。“在检测中,那些旧离合片经常因为承受不了巨大的压力断裂,砰砰地像飞刀一样扎到房顶上。”C形象地给记者比划。

    事实上,现在在河间,纯粹的翻新件正在逐年减少。“离合器片有用副厂的,也有用正厂的——主要看市场的需求。”C认为,一方面是二者之间价格相差没以前那么大了,另一方面是为了“好看”。

    当然,正厂的离合器片铆在旧的钢板和花键槽上,质量也不过关,“摩擦片一般质量没问题,用在车上也好用,但钢板易断,”C说,“踩离合的时候,那个力量就能把盖子炸烂。”

河间汽配治理难题

另一个温州样本?

    打而不绝

    记者问:“假冒什么东西?”

    嫌疑人答:“离合器片。”

    记者问:“违法了。为什么要干这个?”

    嫌疑人答:“我主要是偷偷摸摸地干,为了弄两个钱。”

    ……

    ——这是10年前,2001年,轰轰烈烈的“3·15”特别行动中的经典对话。当时河间市的公安、司法等部门全力介入,对一些长期从事制假造假且数额比较大的犯罪分子,进行了严厉打击,“5天就逮捕了9名犯罪嫌疑人”。在米各庄市场外东南角的一片空地上,河间市还特地组织了一次集中销毁假冒伪劣汽车配件的活动。这也是河间市规模最大的一次销毁行动。

    当时,《产品质量法》的宣传也力度空前。为了让百姓明白制假贩假是一种犯罪行为,河间市曾组织了10个法律宣传队,深入每一个集市,每一个村庄进行普法教育。

    但10年后的今天,在河间,当地人也认为,汽配假冒伪劣依然是扰乱当地汽配市场健康、影响快速发展的一颗毒瘤。不同的是,以前的仿冒品做工粗糙,仔细观察就能认定,但现在造假者的技术也更新换代了,仿冒品从表面上看几乎与正品无异,非内行人根本无法察觉。

 

 
 
[ 案例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
 
推荐图文
推荐案例
点击排行
主办单位:中国汽修汽配行业电商

渝ICP备18003097号-1